C罗披露生涯最重要一冠那一晚我哭了还喝醉了

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透露,自己在2016年夺得欧洲杯冠军后,喝了一杯香槟,结果就醉了。

在欧洲杯决赛中,葡萄牙1比0击败东道主法国,夺得了冠军,C罗捧起了个人国家队的最重要一冠。他说:“在我的职业生涯中,那是最重要的一个奖杯。”

薛绍就这样被卷入这场风波并最终丧命。他是否真的曾参与“谋反”?新旧唐书出现了矛盾的说法,薛绍墓志则语焉不详。

我们不知道太平公主和薛绍是不是如电视剧那般相识在那一晚的长安城中,但两人的婚姻确应符合今天人们对于美好婚姻的所有期许。

电视剧《大明宫词》以太平公主的口吻,用这样一段旁白描述了她第一次看到薛绍时的情形。

今天看来,她的办法确实有点小聪明。宫宴之上,太平公主以一副青年武官的打扮现身。唐高宗和武则天问,一个女孩子家,为何打扮成这样。太平公主马上回到:“既然我不适合这样打扮,那就把这身行头赐给我的驸马好吗?”

至于两人的婚后生活如何,史籍并无详细记载。不过,在两人相处的七八年时间里,共育有二子二女。这一细节似可以佐证,太平公主与薛绍感情不错。

当然,既是演戏,年纪轻轻的太平公主自然不会一直在道观中住下去。这次倒是太平公主自己先忍不住了。

最初被选中的是武则天的侄子武承嗣,此人比薛绍年龄大了十多岁。《新唐书》载,这次婚事恰逢武承嗣有“小疾”,最终未能成行。不过也有说法认为,“小疾”只是托词,太平公主未能看中武承嗣,才是其中的主因。

作为唐高宗与武则天最小的女儿,太平公主一降生便注定无法远离大唐权力中心。后来的历史证明,她也确实多次成为影响唐王朝发展走向的那个关键人物。

首映上,一众主创畅谈了对青春内核的理解,朱颜曼滋说:“青春的内核有些时候就是一往无前的不断追逐。”而邱雨铄则表示:“青春的内核就是从以前的什么事情都不害怕,到现在开始害怕和考虑所有的一切。”

与此同时,大唐政局也渐渐发生变化。太平公主与薛绍结婚两年后,弘道元年(公元683年),唐高宗李治去世,太子李显即位,是为唐中宗。次年,武则天将李显废为庐陵王,另立李旦为帝,是为唐睿宗。同年,徐敬业等以扶持庐陵王为号,举兵反对武则天,十一月,徐敬业兵败。

皇帝明白,女儿长大要嫁人了,随即着手择婿。而皇帝最终选定的就是自己的嫡亲外甥薛绍。

不论在《旧唐书》还是《新唐书》中,太平公主在传记的开篇都是以一个备受父母疼爱的少女形象出现的。

电影中让无数观众感动落泪的,除了遗憾青春,还有无言的父爱。现场,看到父母现身捧场,朱颜曼滋也十分激动,“今天我的爸爸妈妈看到了我对亲情的表达,无论它是0分或是10分,在我看来它就是属于那个时段的完美10分。”最后,她更大声向父母表白:“爸爸妈妈我非常爱你们。”

而对于薛家来说,迎娶公主也并未如人们想象中的那样幸福。

“在比赛中,我喊得太多了,以至于有一点脱水。”

“我笑,我哭,我还有点醉了。”

时人结婚都要在空地搭棚子,加上宾客车马,很占地盘。太平公主与薛绍结婚的时候,新房选在平康坊,宾客太多,空地根本不够用。

这一年,吐蕃派使者前往大唐求婚,点名要娶皇帝最小的女儿。和所有家长一样,高宗李治和武则天也不想让爱女远嫁,可又不好直接拒绝。

蒋沁芸分享了自己拍戏时结识的友情:“青春的内核就是一次次的相遇。”麦童(张熠)则认为:“青春的内核是遗憾,因为留有遗憾才能够被更深的记住,也会为了那一份遗憾更加地努力。”

在母亲的安排下,太平公主于薛绍死后不到一年,再嫁武攸暨。

解决的办法便是让太平公主假借道士之名,以避和亲。或许是为了把这场戏做足,武则天真的下令为自己的小女儿修建了一座道观。一家人联手演戏给使者看,就这样避免了太平公主远嫁吐蕃。

于是,武则天要求借用附近宣阳坊的万年县衙。但县衙的门太窄,难以过车,最终还是拆毁垣墙才让婚车进入。

电影《早安公主》将于2019年12月13日上映。

近日,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公布了“咸阳空港新城唐驸马都尉薛绍墓”的最新发掘成果。这让薛绍与太平公主的情感故事再次成为网友热议的话题。

但今天,我们要说的是她人生中的另一条线索。

很明显,与帝王家结亲,带给薛家的或许更多是无奈。

事实上,在薛绍死后,武则天便开始为太平公主挑选新的驸马,条件似乎只有一个——必须姓武。

“在比赛之后,在庆祝的时候,我喝了一杯香槟,结果立刻就上头了。我从不喝酒,但那一天是如此的特别。”

唐代婚礼一般遵循古制,在黄昏成婚。当天,长安城从兴安门开始沿街设立火燎增加气氛,以致道路两旁的树都被烤焦了。

但对于太平公主而言,随薛绍而去的还有她的天真和单纯。这以后,又有两个男人先后走进她的生活。

当天,也有多位大咖现身助阵,在谈及对电影的感触时,电影监制张栾导演表示:“第一次看就被深深地打动,这就是一个我理想中的当代青春校园片,我很喜欢这种娓娓道来的故事。”喜剧演员贾冰也直言:“导演功力非常好,给我整哭了。”

或许是看到同龄的伙伴都有了驸马,亦或许是道观中太过清冷,过了一段时间,太平公主便开始了自己的“逃跑计划”。

史载,垂拱四年(公元688年)十一月,薛绍被指控与其兄济州刺史薛顗参与琅琊王李冲谋反而下狱,永昌元年(公元689年)被饿死狱中,时年29岁。

此时的武则天已被视为谋夺社稷之人,各地李唐宗室先后起兵对抗。武则天呢?毫不手软地派兵镇压。薛绍也被牵连其中。

那个当年心疼女儿,不想让其远嫁吐蕃的母亲,终究没有对自己的女婿网开一面。

当时薛家就有人“深忧之”。其家族中辈分比较高的薛克构提起此事则说,“苟以恭慎行之,亦何伤。”意思是,如果将来我们恭敬谨慎行事,想来也出不了什么大问题。

但很快,第二个人选出现了,他是武则天的堂侄武攸暨。此时的武攸暨已有妻子。为了让这桩婚事成功,武则天不惜处死了武攸暨的妻子。

可以想见,这段几乎是拼凑而成的政治婚姻难言幸福二字,同时也为太平公主对生活的浪漫幻想划上了句号。

选中薛绍的理由很多,门当户对、年龄合适,也可能还兼有品貌出众。

永隆二年(公元681年),太平公主出嫁。那一年,薛绍21岁,太平公主大约十七八岁。两人婚礼可谓是超级豪华。

可婚姻从来不仅仅是两个人的事。在这段白马王子与公主式的婚姻表面之下,早已暗流涌动。

在太平公主嫁到薛家之前,作为准丈母娘的武则天就已经有所不满。《资治通鉴》载,武则天当时不满意薛绍两个哥哥的媳妇。她认为,这两人不是贵族出身,还曾说过“我女儿怎么能跟农村妇女当妯娌呢”这样的话。